12
2020
04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这个内容2019年就编辑过,在乌龟流后台一直是草稿的状态,最近中金国瑞的后续报道也出来了,重新整理编辑下上线。

假如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出发,既不是公司员工,也没有认真做背景调查,在不知道最终结局的情况下,是否参与中金国瑞的投资呢?

疑点1、投资额可以是几十万,这个意味着极有可能不是正规私募产品。对于私募类产品,申购金额必须是100万以上,所以必须去AMAC上确认相关信息。然而,显示产品都是清算状态,那仍在进行的募资算什么。

疑点2、量化对冲基金,投资标的为商品期货、黄金和外汇等。中金国瑞宣称出资20%作为劣后资金,保护投资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给予投资者10%~14%不等的固定收益,超额部分归基金公司所有。 是不是一看到量化就觉得高大上的感觉,然而全球顶级私募年化收益率才多少,固定收益就给到10-14%,这种在宣传中承诺收益率的私募且是极其不合理的收益,大概率是资金盘。加上投资标的期货、黄金、外汇,全是超高杠杆的产品,20%的劣后端够干什么,一个小波动就没了,风险超高。对于低风险投资者来说,这种所谓的机会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以下是整个投资事故的记录:

------------------------------------------------------------

第一部分:2019年6月底的报道:

一夜之间,工作没了,多年积蓄也没有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金国瑞员工的身上。与之同病相怜的,还有500多名投资者。 

中金国瑞全称为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公司2011年成立,拥有私募牌照,实际控制人秦鹏持股99%。

正常兑付突然中止

“他们公司在招商银行总部大楼一整层楼,装修很气派,一看就很有实力的样子。那天我见了秦鹏,还有一个外国人,据称是从国外请来的技术专家。我们主要聊了量化对冲策略,当时在国内这还是比较新鲜的东西。”郑小姐还记得2013年第一次去中金国瑞办公室的场景。

郑小姐从事金融业多年,有一定的财经功底。她大学好友的妹妹当时在中金国瑞工作,从闲聊中获知这家公司“量化对冲产品做得还不错,年化收益率10%左右,虽不是特别高但兑付很及时”。在实地了解、查看公司相关资质后,郑小姐决定拿几十万元试水。在她的印象中,秦鹏为人比较务实,不夸夸其谈,“是个干实事的人。”

从2014年首笔30万元投资开始,郑小姐越投越多,投资的期限也越来越长,兑付一直都很及时;每个星期都会收到基金净值报告,业绩处于私募行业的中间水平,收益稳定,风险较小,她对此很满意。直到2019年5月22日,她收到中金国瑞的清算告知书。

既是员工也是客户

在郑小姐收到清算告知书前一周左右,中金国瑞业务部的李思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

2019年5月14日,秦鹏在内部会议上宣布产品清盘,不再募集资金以及正常兑付本金和收益。这在公司内部掀起轩然大波,因为有90%左右的员工都投资了自家公司的产品

李思2015年入职中金国瑞。“我之前在证券公司上班,后来有亲戚通过关系介绍我进入中金国瑞业务部,业绩最低要求是拉资金600万元~800万元。每年自己写目标责任书,目标越大提成越高,当然完不成业绩收入会有影响。”

据他介绍,中金国瑞有30多个业务员。因为公司兑付一直很及时,规章制度也很规范,自己又在这上班,业绩不达标的时候业务员都会把自己的钱投进去,有时还带着家人朋友跟投。“我家亲戚平时有一些闲散的钱也会通过我投资进来,就当是支持我的工作,我拿提成,他们拿收益。亲朋好友的钱加起来投了1000多万。”

“我从来没怀疑过公司。老板看起来是个工作狂,平时放假或者晚下班都会看到老板还在办公室。公司开发客户这一块也很正规,会提示风险。我们通过了招行的尽调,接到了招行委外理财的单子,怎么会有问题?不只是我,我认识的同事都投了公司的产品。”李思说。

但李思也坦言,公司的交易团队换人特别频繁,他所认识的同事集中在业务部、客服部以及投研部,具体投资情况并不清楚,只听说有外汇、期货、股票等标的。高管会议已经近一年没有召开过,“所有的决策都是老板定,有一言堂的感觉。”

公司人去楼空

5月22日清算告知书出来之后,大批投资者赶往位于招商银行大厦36楼的中金国瑞办公所在地了解情况,获知公司财务负责人周彩虹和风控部负责人项杰明已于4月先后离开,公司处于停业状态。

据中金国瑞员工透露,周彩虹以家人生病为由向公司请假,之后就再没回来上班。“公司的财务状况只有老板和她知道,可她走得很蹊跷。” 过了几天,有回收二手办公用品的人员进入公司,搬走了全部的办公设备,办公室也因租期到点而被收回。

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招商银行大厦,前台告知36楼整层都已经搬空,大门贴着封条。近段时间有很多投资人来找中金国瑞,物业取消了该层的访客权限,已经不让来访者上楼了。有投资人告诉记者,中金国瑞已在5月31日搬空,现在没有办公地点。

在员工及客户看来,中金国瑞的关门十分突然。官网资讯显示,中金国瑞4月底还组织人员赴迪拜进行了6天访问,流露出开发国际市场的倾向;5月7日,秦鹏作为香港科技大学优秀校友代表,出席见证福田区政府与香港科技大学举行的创新创业项目签约仪式。

从投资者提供的中金国瑞路演文档来看,中金国瑞旗下包括黄金投资、金融投资、产业投资三大主业,拥有云南现代矿业、华世集团、中金国富等多家公司。天眼查显示,与秦鹏相关的公司有27家,他是华世智能、华世药业等8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宣传的收益率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1张

宣传中利用大行背书

中金国瑞的投资者中,不乏法律、财务、金融等专业人士。多位投资者表示,他们之所以相信中金国瑞,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一是招商银行曾委托中金国瑞理财。投资者认为,能接到招行委外资金的单,肯定通过了银行方面严苛的尽调,而这也是业务员反复向投资者强调其安全性的最大卖点。此外,业务员也会反复强调,秦鹏曾在招行工作过,公司开业时招行时任行长出席仪式等等。

证券时报记者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确实找到了两份资产管理计划的公示材料,两个产品分别为“华泰期货紫金财富中金国瑞量化1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广发期货中金国瑞量化2号资产管理计划”。

第一个产品“华泰期货紫金财富中金国瑞量化1号资产管理计划”成立于2016年7月5日,到期时间为2017年7月4日,运作状态为正常清算;第二个产品“广发期货中金国瑞量化2号资产管理计划”成立于2017年12月11日,到期时间为2020年。该计划募集时间为2017年12月6日至8日,仅两天便完成了募集工作,运作状态显示为“提前清算”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2张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3张

向负责该计划的管理人广发期货求证,工作人员回应称:“我们有合规要求,添加了很多程序,中金国瑞觉得我们系统太慢满足不了需求,该计划在2018年6月提前进行了清算,最后就好聚好散了。因为是管理型产品,合作的时候也没有察觉到有资金兑付风险。”

二是中金国瑞提供了建行盖章的净值报告。在采访的过程中,投资人向记者出具了一份盖有建设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公章的中金汇富量化基金每日净值的表格,“中金国瑞在对外宣传产品时,曾多次出示该净值报告。”记者注意到,该表格起止日期分别从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29日,其间持续盈利,年化收益率达40%以上。

此外,中金国瑞在销售过程中宣称基金的托管银行是中国建设银行,但事发后多名投资者比对当初打款时的账户发现,实际打款账户与托管账户最后四位数不一致。

证券时报记者向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函证盖章情况,该行回复表示,经福田支行核查,未发现有“中金汇富量化基金每日净值”的福田支行公章用印记录。

中金国瑞的业务员在推广中,反复提供以上资料以获取投资者的信任。这些资料形成的时间集中在2016年~2017年间,有投资者猜测,在2017年之前中金国瑞可能是一家比较正规的私募机构,却不知道2017年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钱去了哪里?

“万没想到的是,公司现在可以说是一贫如洗,账上一点钱也没有。”投资者李先生感叹道。

记者获得的一份《投委会与秦鹏见面会议纪要》显示,中金国瑞累计管理资产超9亿元。此前客户经理每周会定期通过微信发送中金汇富量化基金净值,最新一期为5月13日发布:截至5月10日,基金净值为1.61,累计收益61.38%。

那么,公司账上为何会没有钱?

投资者提供的系列材料表明,自2013年起,中金国瑞开始募集基金,类型是量化对冲基金,投资标的为商品期货、黄金和外汇等。中金国瑞宣称出资20%作为劣后资金,保护投资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给予投资者10%~14%不等的固定收益,超额部分归基金公司所有。“我当时就是冲着合同中约定有20%劣后资金才投资的,还有就是约定的投资标的基本上是有价证券,流动性高,再怎么样不至于亏得渣都不剩吧?”有投资人表示费解。

一位投资人向记者表示,在秦鹏和投资人代表第一次见面谈及可清算的资产时,秦鹏表示有1000多万美元被他转移到香港进行黄金和外汇交易,但不愿意透露香港交易账户的资金余额。根据秦鹏5月初在公司内部讲课时一名员工所拍摄的照片显示,外汇交易账户共有8个子账户,其中一个子账户的交易资金为8000万美元。

有员工及投资人表示,秦鹏此前曾多次在公司内部培训和有投资者参加的讲课中,宣传他们运作的产品有相当一部分从事外汇交易,是通过内保外贷的方式将资金转移到香港,通过叫做AMA的证券公司进行外汇交易。记者在中金国瑞官网看到,该网站在5月10日发布了一篇中金国瑞的考察团结束6天迪拜考察的文章,主要参观了AMA金融控股集团和迪拜黄金交易所(DGCX)。

从公开报道中可查知,AMA首席执行官叫于吉光。秦鹏与于吉光同为香港富银集团股东,秦鹏持有60%股份,于吉光占20%股份。但有投资者透露,于吉光已于2018年12月份因涉嫌外汇诈骗被上海警方羁押。

记者获得的一份投委会会议纪要中显示:

关于资金去向,相关工作人员通过在会议上和秦鹏对话时得知以下信息:

2.5亿元发放利息;1.5亿元发放员工提成;2亿元为公司前期亏损;0.9亿元为公司日常运作;0.3亿元用于软件研发资金;余下资金用于投资:参股投资云南现代矿业勘察有限公司,其注册资金为4715.4609万元;全资投资蛟河市正益石材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元,实缴资金未提及;全资投资华世医药公司,注册资金为10200万元,实缴资金未提及;全资投资香港富盈基金等。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小的投资项目。

以上这些公司目前均未产生利润。

对于这段谈话内容的真实性,投委会表示,在未获得相应的银行流水数据前,无法证实。

“我们问他要交易记录,询问募集的资金转去了哪些地方,能不能配合查账,给投资者一个交代?他不愿意配合查基金的账目,也不愿意查财务的账,声称‘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你们就走司法程序吧!’”一投委会成员说。

针对投资人描述的情况,记者反复向秦鹏电话、短信核实,均未获任何回应。

艰难的追偿

获知中金国瑞出现兑付危机后,部分投资人迅速组织了投资人代表委员会与秦鹏进行沟通,“秦鹏表示公司开始清算,自己会拿出所有的资产来偿债。”一位投资人说。

证券时报记者拿到的一份《投委会与秦鹏见面会议纪要》显示,牵涉其中的投资人总共有503个,总投资金额达到9.4亿元。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有18人,50万元以下的有204人,占投资人总数的40.6%,大部分投资人的出资金额介于5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

从投资者处获得多个版本的兑付方案,包括多地的房产、黄金、股权等,价值高达28.78亿元,兑付方案则包括展期、股权重组、资产重组、以物抵物等。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4张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5张

据投资人介绍,秦鹏拿出一些公司的股权,称欢迎大家成为股东,“然而这些公司没有实际运营,也没有盈利,连财务报表都没有提供给我们。” 秦鹏又提出将原本的产品清算变成企业重组,提议全体投资者共同持有中金国瑞的企业股权,他变成职业经理人,继续进行证券交易,用5~6年的时间陆续完成对投资者的本金兑付。比如由中金国瑞方再找一些资金,秦鹏操盘,产生的收益三七分成,资金方得三成,秦鹏七成,秦鹏的七成用于兑付。“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我必须还能在外面工作,用这些资金产生正收益。”秦鹏在与投资者代表协商时表示。

投资人不认可这一方案。“这些都不靠谱。秦鹏每天的借口都不一样,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唯一一套可用于变现的房产也已经被一位投资800万的客户申请了诉讼保全。”有投资者气愤地表示,秦鹏已于今年5月办理离婚,并正在办理香港的移民手续。

6月10日,在投委会的多方努力下,秦鹏终于露面与投资者代表协商清算事宜。在这次会议上,秦鹏签下一份还款保证书,保证书显示“本人秦鹏承诺以个人名下及关联人代持的所有资产,以及未来可能的所有收入,作为偿还中金国瑞、中金国瑞控股及中金万能投资有关的汇富基金、黄金合同、债券转让合同、中金万能投资合同的投资者的未清偿投资本金和利息的还款来源。”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6张

但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投资者联系到秦鹏,电话、微信也均无回应。

目前,500多名投资人辗转于报案和索赔的路上。“我现在每个月月供8万,每一天都过得无比艰难。业务员有意诱导我抵押房子进行投资,因为贷款的钱不能进行私募投资,业务员还帮助我从贷款账户将钱提到其他账户,再回流到个人账户进行投资。现在银行要收回我唯一的房子,我将无家可归。”黄女士表示,她在中金汇富投资了600万。但她说,至少她还没有欠下高利贷,没有周围亲戚朋友卷入其中,“在500多个投资人中,比我惨的比比皆是。”

------------------------------------------------------------

第二部分:2020年4月初的报道:

投资事故2:中金国瑞暴雷,连员工都上当 投资事故 第7张

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关女士倚着墙站了很久。自去年5月奔波至今,她已感到心力交瘁,但仍不敢有丝毫懈怠。

因为她没有懈怠的资本——她还有600万资金,没有从中金国瑞赎回,每个月8万元本息的资金压力,已经让她快喘不过气来。

关女士所说的中金国瑞,全名叫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2014年6月完成备案登记,成为私募证券投资管理人。2019年5月22日,中金国瑞突然发布清算告知书。500多名投资者共9亿多资金无法兑付,寝食难安。

今年2月,中金国瑞实控人秦鹏以涉嫌集资诈骗罪被批捕;公司还有9名工作人员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捕。近期,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众多投资人陆续接到警方通知,前去接受笔录调查。

但是,投资人想要讨回本金,似乎仍遥遥无期。“大家都说,很少见到这么顽固的人,反正就是愿意坐牢,也不愿拿钱出来兑付。”有投资人这样说。

有业内人士分析,中金国瑞一案,警方通报的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但是,实控人秦鹏是涉嫌集资诈骗罪。二者量刑区别非常大,非吸罪最高刑罚是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集资诈骗罪最高刑罚是无期徒刑。

投资者为什么放心投资?

孙女士在中金国瑞投资800万元,加上她周边亲友,一共投入3000多万元。出事后,她开始追踪此事真相。

“这不是突然爆雷,更像是蓄谋已久。”孙女士了解到,秦鹏最初与2个朋友合伙成立中金国瑞,秦鹏占主要股份,后来这两个合伙人离开另起炉灶,目前秦鹏持有99%股份。在中金国瑞宣传册及业务员的叙述中,秦鹏是招商银行基金经理,有十年以上基金管理经验。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他只是招行旗下某基金业务人员,并非专业基金管理人员

“秦鹏一开始为了让投资人相信他的实力,展示了一张《个人存款证明书》,上面清楚载明秦鹏个人存款金额为3亿5千多万元。秦鹏及其业务团队,在早期反复出示这张证明书,用以展示公司的资金实力。但后来了解到,这张存款证明,实际是当初他在银行取得的授信,后来因一些原因未能提现。这笔授信以他个人的名义返存在该银行,由秦鹏支付相应的贷款利息,银行给他开出这张证明。”正是这笔3.5亿的存款证明,以及有建行作为资金托管银行,还出具了加盖银行公章的四年连续盈利净值报告,让众多投资者相信了中金国瑞的实力,放心地把钱投了进去。

中金国瑞宣称出资20%作为劣后资金,保护投资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给予投资者10%~15%不等的固定收益。此外,中金国瑞提成丰厚,仅佣金这一项,如果是两年期限的投资款,业务员可一次性提走投资总额的8%~10%作为佣金,然后管理层和其他人员再提走2%~4%。公司多名业务员提成过千万,更有高管提成两千多万。

中金国瑞这样高的收益可以长期存续吗?中金国瑞曾向投资者提供了建行盖章的净值报告,显示其年化收益达40%以上。证券时报记者此前向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发函求证盖章情况。该行回复:经福田支行核查,未发现有“中金汇富量化基金每日净值”的福田支行公章用印记录。

钱去哪儿了?

根据深圳警方通报,初步查明中金国瑞基金涉案实际募资总额为22.48亿元,已支付投资人本利总额16.88亿元,还有5.6亿元下落不明。

受到资金监管的持牌私募,客户资金为何会不翼而飞?投资人的钱,如何能绕过第三方银行存管,最终造成如此大的黑洞呢?

“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中金国瑞在深圳建设银行东海支行开了私募基金的监管账户,但同时,又用公司名字在该支行开了一个公司账户,这样,两账户高度相似,仅最后四位数不同。在与客户签订合同时,合同中接收投资款的银行账号并非监管账户,一开始就脱离了监管。”有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在中金国瑞对该产品的销售过程中,工作人员通过口头和路演等方式,向投资者数次强调该产品为私募证券类基金,主要做量化投资,投向国内二级市场。事发后,秦鹏承认该产品在实际操作中,并未按合同约定投资于中国国内的证券市场,而是将产品资金挪用于外部股权投资、实物投资、甚至境外投资。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秦鹏实际控制的公司高达49家。

投资者查证得知,有大量的资金被转移至个人账户,包括秦鹏的两个弟弟、同学、妻子、妻子娘家亲属等。转移的钱款数额巨大,还有大量资金被转移至海外。

“之所以投资人统计的未兑付是9亿多,而警方通报是5亿多,有两个说法。一是说因为有一个家族财团在中金国瑞投了3亿多,他们自己处理,所以没纳入报警金额。二是说扣除了业务员佣金和历年支付给投资者的利息,所以从9亿多减到了5亿多。”有投资者分析。但是,对于第二种说法,多数投资者并不认同,因为能否追回这些佣金和利息目前还是未知数。

牵出神秘平台AMA

投资者通过查账得知,秦鹏个人账户向一个名叫“于吉光”的个人账户转款3000多万元。

公开报道显示,于吉光是AMA首席执行官。AMA公司号称有包括外汇、贵金属、原油、期货、期权的投资交易平台,并收购了迪拜一家本土券商。2017年12月的收购剪彩仪式上,于吉光、秦鹏均有出席。

2017年12月29日,AMA与中金国瑞举行 “全球金融投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其实,早在2017年年中,秦鹏就指令公司员工,通知投资人更换交易平台,对外宣称要把投资人投资款整体转移到AMA交易平台上去。公司要求投资人在补充协议上签名,该补充协议第五条清楚载明由AMA平台作为投资交易平台。

投资者谢先生情况有所不同。他是在秦鹏的介绍和通知下,于2017年6月,直接对接联系AMA平台,并在平台指导下办理开户、入金240万美元,开始炒外汇。他的手机上能在交易日收到交易情况的信息,以及个人账户的净值金额数据。

经过一年“交易”,账户金额增加了,利润为77.7万美元。但是,其分红结算却是与秦鹏的中金国瑞进行。按照合同约定,谢先生应分给中金国瑞45%的利润和2万美元账户管理费。他选择滚动投资,本息均未从AMA平台账户提出来,而是另外又给了中金国瑞268万元人民币作为结算。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易”,截至2019年5月27日,谢先生手机显示收到的账户动态存量资金为399万美元,他在2019年5月27日申请出金100万美元,AMA平台显示不能出金兑付,秦鹏方面也说没有钱了。

现已查询不到AMA平台任何运行的事实。秦鹏曾给投资者解释,说他也是被于吉光骗了。他向谢先生写下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函。

“如果秦鹏仅仅只是AMA平台的投资者,他完全没有必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且他也是受害者,中金国瑞的大量投资款也转去了AMA,应该马上报警。”有投资者表示,但蹊跷的是,他没有这样做,反而是向谢先生这样的专户投资者写下了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函。

2018年12月,于吉光作为一起重大金融犯罪案的从犯,被上海警方逮捕。

有投资者从中金国瑞的高管处获悉,秦鹏自2018年下半年起就特别害怕任何人提起AMA平台和于吉光一事,包括身边员工,秦鹏都不让提起,谁提跟谁急。投资者搜集的众多证据显示,AMA平台或是一个“模拟盘”,投资人的钱并未真正流入到交易市场上。

“我们绝不会让他得逞”

“从爆雷到秦鹏被警方收押,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本意是希望他能积极盘活资产、兑付给投资人。”有投资者表示,“但恰恰相反,他没有丝毫兑付诚意,仍然继续私下转让资产。”

秦鹏名下的两块资产被火速变现。深圳购物公园的商铺,被一个在中金国瑞投资了3亿多的家族财团收入囊中。原本秦鹏夫妇(公司爆雷前几天已离婚)居住的深圳湾豪宅,也被私下出售,卖房款用于清偿三名投资者本金合计1172万元。彼时,同小区同户型的市场成交价在2000万元以上。

孙女士则查封了秦鹏位于海南的三套别墅,“当时听朋友说,他已经低价挂盘在卖,我马上行动,查封了这几套房子”。

令孙女士意想不到的是,秦鹏跟她说,可以配合把房子过户给她用作兑付,但签字的前提是,必须从这个卖房款中拿一点钱给他花。“我一下子就怒了,你骗大家这么多钱,现在不想着积极兑付,还在想着自己怎么从中捞钱?如果我给了你钱,不就跟你同流合污了吗?”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资产是富银金融集团(香港),其中,秦鹏占股60%,于吉光占股20%。这个公司具有香港的金融+保险牌照,在当初中金国瑞方聘请的第三方清算公司高盛量子的资产尽调报告中,预估值达1.2亿元。“这个光牌照都值1000多万,这个是有公开挂牌价格可查的,但也是被私下处置了,处置的钱一分钱都没用于正常兑付,等投资者发现的时候,秦鹏说没有钱了。”关女士气愤地说。

至此,唯一还能看得到希望的资产就是华世健康集团,在高盛量子的资产尽调报告中,预估值达8亿元,也是秦鹏反复提及具有可行性的兑付资产。2019年8月底,部分投资人去华世的贵州药业基地调研,结果在现场发现,没有什么固定资产,所有房子都在建,当地政府提供用地和厂房建设,中金国瑞就投了一点机器。资金流水显示,中金国瑞转了7000多万元给华世健康,全用完了,还倒欠银行900多万元

2019年9月8日晚,12名投委会成员和秦鹏按照约定在深圳南山区某办公室会面。这次会面中,秦鹏仍以华世贵州药业不确定的现金流作为兑付资产应对投资人,但是华世尚欠980万贷款(质押了100%的股权所得)不说,短期要想启动还需继续融资3000多万元,他提出的方案是股权融资(出质30%股权)或者债权融资(17%年化利息)。但这两类方案均没有实质性进展,投委会表示不满意。

投委会提出,此前在查账过程中发现,2019年5月8日中金国瑞曾转款274万元写字楼定金,而后因未续签租赁合同,故理论上对方应依照合同在8月底前把诚意金打回,目前这笔钱什么状态?秦鹏表示,不清楚这笔钱的情况,要打电话确认。投委会让他现场给涉事的三个人打了电话,并逼着他开免提,才得知这笔钱在5月底已经返回来了。

并且,其中一名人员对这笔274万,以及另外一个账户销户前的40万,合计314万的开支做了记账,显示已共计消费掉295.31万:清算组80万,律师费60万,秦鹏个人偿还信用卡、租房47.91万等等。

一分钱没有兑付,却还有钱支持信用卡高额消费?至此,大家的怒火被彻底点燃。此时,秦鹏正试图删除与涉事人员的通讯记录。

“不能让他删除证据。”一名女投委扑了过去抢过手机。秦鹏发现手机被抢,异常紧张,也扑向了女投委,试图夺回手机。更多的人围了上去。最终,人单力孤的秦鹏“落败”,连他随身携带的背包也被拿走。第二天,他紧急寻找技术人员,抹去了其中一部手机上的所有信息。投委会则将秦鹏的3部手机、2台电脑以及银行卡,交给了深圳市福田经侦。

“从出事至今,除了个别私下兑付外,秦鹏没有正常兑付给投资人一分钱,叫我们如何相信他的诚意?他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他不怕坐牢,但是他拼命想护住他骗取的财产。”关女士这样分析。

“但是,我们投资人绝不会让他得逞。”采访结束后,投资者代表这样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