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19
05

沃尔特施洛斯资料集1:破烂换钱(1973年)



在形形色色的股市参与者中,57岁的沃尔特施洛斯可以说是个捡破烂的。大多数分析师关心盈利增长、管理层等因素,他却不怎么关心这些,他只对便宜的股票感兴趣。


沃尔特施洛斯曾跟随格雷厄姆学习,后来在格雷厄姆的公司工作。读过格雷厄姆的著作的人都知道,便宜的股票未必是股价低的。5美元的股票不一定便宜,50美元的股票不一定贵。在他们看来,便宜是指相对公司的资产或公司持续经营创造的价值来说便宜。 


1955年,格雷厄姆退休后,施洛斯开始自己管理基金。在他管理基金的早期,施洛斯曾寻找他所谓的“价格低于营运资金的股票”,也就是在扣除所有负债和优先股后,每股股价低于每股包含的营运资金。实实在在的工厂和设备都是白送的,没有比这样的股票再便宜的了。 


“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简便洗衣机公司(Easy Washing Machine)和金刚石T汽车公司等许多股票的价格都低于营运资金的价值"他告诉我们,“那时候,如果价格低于营运资金的股票消失了,我们就知道股市太高了" 。


“过去这15年,根本找不到低于营运资金的股票,但是有些相当好的公司,股价还不到净资产的三分之一,也确实值得关注" 


“净资产?”我们问道,“重要的不是盈利吗?”(低风险投资“盈利当然重要”他回答道,“问题是,首先,盈利不稳定,其次,就算你把盈利预测得很准,别人给的市盈率可能会发生变化。我觉得看净资产我更踏实、更放心。" 


“关于净资产有两个方面,我认为按照当前的数字来看,净资产被低估了。例如,共和钢铁公司(乌龟流www.wuguiliu.com)的每股净资产是65美元.我认为,要重建一个这样的钢铁厂,每股130美元都不够。现在除了日本人开废钢厂,美国没人会进入钢铁生意。再拿水泥来说,除非出现革命性的新工艺,新公司不会进入这个行业。" 


“这种时候这些公司和行业名誉扫地,人们都避之唯恐不及。一方面,这些公司需要投入大量资本,另一方面,它们又赚不了多少钱。市场只盯着盈利,不赚钱的公司谁都看不上。"


施洛斯继续说道:“如果买入由于各种原因遭到人们抛弃,受到打压的公司,只要情况稍有好转,在杠杆效应的作用下就能赚很多。以马凯特水泥(Marquette Cement)为例,它的股价过去在50美元以上.现在每般净资产是28美元,今年它的股价大约是每股净资产的四分之一。大家都认为建筑业需要大量水泥。这个行业不赚钱,没人愿意开水泥厂。过去几年,马凯特的盈利状况都不理想,如果它的盈利能力稍微有些起色,我觉得能达到每股1.50美元,在正常的市场中值15美元。另外,欧元对美元贬值20%,欧洲人可能会大举收购。" 


“再举个例子,基斯通联合工业公司,这是一家钢铁公司,过去的盈利状况相当不错。它的每股净资产是49美元,去年有人推荐在25美元买入,现在股价是14美元。这家公司目前陷入了困境,它在公开市场购买废金属在熔炉里冶炼,但是日本人把废金属市场炒高了。这也是一家股价不到净资产三分之一的公司。它已经停止分红一年了。有人可能会要约收购。也许从24跌到14说明不了什么。莱维兹家具(乌龟流) 也下跌了啊。但是,莱维兹和这两家公司不一样,它没有净资产的支撑,有的只是盈利预期。


“我说的这种公司,不但买入价是打折的,而且大多数还会在你等待估值修复的过程中分红.一个是利息7.5%的债券,到期之前保证支付7.5%的利息,一个是股息5%的股票,有机会从14美元涨到35美元,你选哪个?” 


我们问道“前提是这样的公司能东山再起,要是一蹶不振了呢?” “从历史来看,许多陷入困境的公司最后都走出来了,大部分都好转了,不能因为一时的衰退就说一切都完了。”


施洛斯最得意的一笔投资是买入奄奄一息的波士顿-普罗维登斯铁路。“它是历史上破产时间最长的铁路公司。"施洛斯不无得意地说。他起初以96美元的价格买入它的保息股(www.wuguiliu.com),并且一路买入,直到涨到240美元。" 


“开始时,老纽黑文铁路为原始租赁担保支付每股5美元,但是纽黑文1933年左右破产了。1946年,它摆脱了破产困境,60年代初再次破产。 后来,纽黑文并入了宾州中央运输公司。我当时想太好了,或许到出头之日了,可后来宾州中央运输公司也破产了,看来是没戏了。” 


“但是宾州中央看上了波士顿-普罗维登斯铁路的土地,要得到土地,必须从股东手里买。于是,他们付给了股东每股110美元。去年,出售马萨诸塞州的地产,股东又获得了每股277美元。波士顿-普罗维登斯铁路在罗得岛州还有一些地,不知道能卖多少。” 


施洛斯和他的合伙人持有1800多股波士顿-普罗维登斯铁路,他们获得了50万美元。 


寻找廉价股票的人都会禁不住被铁路公司的股票吸引,在铁路公司中,普遍存在净资产和市值差距巨大的现象。这里也有陷阱。施洛斯在密尔沃基铁路上就损失惨重。本海涅曼(Ben Heineman)的西北工业公司声称要用自己公司的股票,以每股80美元以上的价格收购密尔沃基铁路。施洛斯信以为真:“我以每股50美元买入,以为它可以涨到80美元。当时是1969年,市场下跌,这笔交易没成。还真得留个心眼,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施洛斯现在有看好的股票吗?他不愿透露自己持有哪些股票,但是他说:“我给你举个例子,告诉你我会买什么样的股票。哈德森纸浆公司的流通盘很小,别的不说,它在佛罗里达州有30万英亩林地,每英亩值250美元,分摊在每股上是60美元,现在的股价是25美元左右,但是它的利润一直上不去,公司20多年了还是老样子,也许公司的管理层能退位让贤。"


“这样的公司不难找。"他说,“多年来,我结交了一些理念相同的朋友。你们《福布斯》不是有个叫“瘦死的骆驼”(FIRE运动)的专栏吗?专门搜罗遭遇大跌、价格低于净资产价值的股票。”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