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23
07

追求可增长的高股息

不断派息的企业,说明几个事情:
1.公司大概率赚了真钱。如果只是账面假利润,没有能力持续派息。
2.持续派息,说明公司赚了钱愿意分配,具备股东回报意识。
3.当前股息高,说明当前估值很可能不贵。什么叫股息高,这和利率有关。站在此时此刻,3%以上的股息我觉得就可以认为是股息高了。因此,通过对当前股息的判断,我们可以看当前估值。
4.为什么要加上“可增长“几个字。因为法币时代通胀是常态。具备了可增长的股息,才能保证股息的购买力不被稀释。也促使我们去考虑企业的未来。

26
2023
07

行业分析师的两个风险

第一个,和公司管理层太接近。

第二个,内部人视角,羊群效应,缺乏跨行业多维度思考。

x1.png

26
2023
07

云顶香港退市的启示

这几年以来,有一个直觉,香港的股市绝不能进入,如今的香港金融市场,如同火车站附近的那一排卖“麻将桌”,“可遥控骰子”的商店。

上个月,看到云顶香港退市的资询。

云顶香港是什么?

云顶香港是丽星邮轮那一伙,而丽星邮轮,如果有看90年代甚至是2000年代的TVB的综艺节目,就肯定听说过它在节目中的赞助的船票的口号,例如双子星号,处女星号等。

云顶香港那一伙人,也跟挪威邮轮曾经有过一些交织,而挪威邮轮现在是美股的3个邮轮股票之一。那为何云顶香港就是撑不住,要退市呢?

12
2023
06

分散和集中

抖音上有个叫薛松的投资人,言行举止比较装逼,散发着一股骗子的气质。他有个观点我很欣赏,就是无论你做分散还是集中投资,长期收益率都会向你的真实投资能力收敛。所以能分散就尽量分散,毕竟分散状态下的风险规避能力是集中投资不具备的。更进一步地,假如你发现无论在长期还是短期态势下你做分散都赚不了钱,那不是分散的问题,是你自身投资能力的问题。但假使你误认为是分散的问题从而转向集中,那你的结局可想而知,大概率还是亏,当然也不排除在某个时期你撞上了高偏离度的高收益率,但长期维持的概率几乎为

12
2023
06

关于困境反转

A股预判你的预判的游戏愈演愈烈,在困境反转的游戏里,个人投资者不要等业绩真实释放,无论业绩是否大幅增长,都于股价无益。

博弈,要有博弈的思维,不要留恋业绩,兑现要快。也就是常说的,买入要缓,卖出要快。

行业困境期,低位潜伏 ,等着市场吹困境反转逻辑。等反转逻辑开始兑现时,迅速清仓。不要等业绩真实释放,不要留恋业绩,兑现要快!

12
2023
06

现金 仓位等观点记录

来自 雪球 学知利行


谁都不会有无限现金流。维持现金流的重要手段我认为有四:一是投资组合在行业上有一定分散度,甚至有一定对冲或互补,实操时有轮动的效果,在每一阶段都有部分盈利并能止盈的标的,不要单吊一个行业甚至个股;二是承认自己的认知局限性,不追求卖到最高,上涨中逐步获利了结;三是建仓补仓要有耐心,低估后还可以更低估,分档逐步加仓,不要轻易就消耗完弹药,宁肯踏空,也不要在优质标的大跌时无钱加仓;四是主要仓位股票最好都带一定长期稳定的股息,但绝对不追求持仓标的高股息,次高或中等即可,二级市场算出来股息在最高一档的公司大部分都有一定问题,最轻的一般是缺乏成长性,其他可能是更严重的问题。

23
2023
04

基金经理和模拟盘

他回了我一句,基金经理本质上就是模拟盘,输了自己不赔钱,赢了赚大钱,玩得真爽。小孩子都懂得的道理,我却不懂,唉

30
2023
03

硅谷银行,目瞪口呆

2023-3-28晚SVB FINL GRP ORD(PINK:SIVBQ)   盘中最低价格0.01美元再一次被震撼到了,99.99%的跌幅,amazing!  Slaughter!硅谷银行停牌前106.04,历史最高763.22,已跌去86%;3.10日危机爆发、停牌,然后被第一公民银行按资产2折收购;3.28日晚,复牌转粉单市场。2021年高峰时1万股,市值763.22万美元;2023.3.28晚截止22:30,最低只剩下2050美元。这是股市的巨大风险。第一
14
2023
03

「芯历史」仙童半导体六十年浮沉:“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芯历史──纵览国内外半导体产业发展历程,挖掘行业奇闻趣事,以古鉴今,探寻产业未来发展之道。集微网报道,“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这句话用来形容仙童半导体的六十年浮沉再不为过。许多计算机界史学家都认为:要想了解美国硅谷的发展史,就必须了解早期的仙童半导体。曾经,在“八叛逆”齐聚助推下,仙童半导体一度成为世界领先、极富创新精神的半导体企业,为硅谷的壮大和全球半导体科技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而更为重要的或许是,随着“八叛逆”各自飘散,仙童半导体在坎坷的竞逐浮沉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半导体“人才摇篮”和电
14
2023
03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输掉了“芯片冷战”?

如此努力的苏联,为什么输掉了“芯片冷战”?明明技术、资金,国家重视一帮不缺,他们为什么还是输了

当整个市场是自由的,新锐的、更高效更物美价廉的商品总能独占鳌头时,这个社会就会形成一种比苏联的规划强得多的“内驱力”,迅速催熟一项技术。

而一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能享有“免于贫困”的自由,能够自由的用双手换来富裕的生活,整个社会的经济、科技水平,会在这种“万类霜天竞自由”中不雕自镂、不扶自直。自己找到最迅速、正确的发展方向。